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球队专区 球队专区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原因

tamoadmin 2024-06-12 人已围观

简介1.美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凶手被抓,为何不被判处死刑?2.外国人遭恐怖袭击,最后跑到边界获救的**叫什么3.波士顿马爆炸受害新婚夫妇 截肢后重拾运动热情4.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再起波折,到底发生了什么?5.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再起波折,现在的情况是怎样的?6.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的嫌犯庭审7.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已落下帷幕,为何再起波折?虽然距波士顿爆炸案已经两个多月,市区一处广场仍有纪念遇难者的物品

1.美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凶手被抓,为何不被判处死刑?

2.外国人遭恐怖袭击,最后跑到边界获救的**叫什么

3.波士顿马爆炸受害新婚夫妇 截肢后重拾运动热情

4.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再起波折,到底发生了什么?

5.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再起波折,现在的情况是怎样的?

6.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的嫌犯庭审

7.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已落下帷幕,为何再起波折?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原因

虽然距波士顿爆炸案已经两个多月,市区一处广场仍有纪念遇难者的物品。

受害者赔偿标准

遇难者:每人219.5万美元

双腿截肢者:每人219.5万美元

单腿截肢者:每人119.5万美元

住院一至两晚的伤者:每人12.5万美元

住院时间更长者:每人94.8万美元

未住院受伤者:每人8000美元

从2013年7月开始,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受害者赔偿基金“波士顿壹基金”开始陆续发放赔偿金,其中3名遇难者的亲属各自将获得219.5万美元,超过9?11赔偿标准。“壹基金”主管肯尼?范伯格昨日对新京报记者说,截至当地时间7月8日上午,该基金一共寄出了232张支票,总额近6100万美元(约3.74亿人民币)。

美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凶手被抓,为何不被判处死刑?

从了解,在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中受伤的中国留学生周丹龄16日在接受了两次手术后已能开口说话,神志也较此前更为清楚。当天周丹龄接受了两次手术,他们下午在重症监护病房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能露出一丝笑容,并能简单地说几个词。此前,她只能通过纸笔与人交流。

 虽然各处都更新着波士顿爆炸事件的动态,但其中美国市中心其实已经恢复了平静。但俨然面对这样一场大的案件,留学生们以及家长们也肯定心惊胆战,那么意向留学或申请留学美国波士顿的同学们是否犹豫这一个问题,美国留学,到底安全么?

 其实这么来说,美国一直是霸权主义所以总会跟很多国家结仇,致使“恐怖袭击”行动,但其实大家试想一下,是否在国内或者别的国家,我们的安全就不存在安全问题么?这些安全隐患都是存在的。在中国,近期也发生了H7N9疫情,宁波“地沟油”系列,复旦事件等等问题。食品问题,人事问题这都是在哪个国家都避免不了的,所以不可因过分的担心孩子安危就放弃了大好前程。

 美国留学在外,为了避免同样的悲剧发生,在美国留学中,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以下是为您总结的几点安全注意事项:

 1.注意城市中危险与安全区域

 (1)租房选择安全区域

 (2)市中心闹市区是危险区

 (3)少去嘈杂的场所

 (4)小心贫民区

 2. 交通

 (1)避免走僻静的楼梯间

 (2)停车注意观察

 (3)乘坐地铁/公车

 (4)与陌生人保持距离

 (5)单独乘电梯,安全要注意

 3. 其他注意事项

 (1)银行取钱注意观察

 4.最后,切记一点,勿在公众场合下聚集

外国人遭恐怖袭击,最后跑到边界获救的**叫什么

2013年4月,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震惊世界,这次恐怖袭击造成3名现场观众死亡和将近300人受伤,凶手萨纳耶夫与其哥哥在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现场实施了爆炸袭击,造成3人死亡,超过260人受伤。而后萨纳耶夫被捕,哥哥与警方进行的枪战时丧生2015年6月,萨纳耶夫被正式宣判死刑。在法庭上遇害者家属和幸存者的当面痛斥,让焦哈尔不敢与之对视,此前几乎从未在公开场合发声的焦哈尔在庭审当天终于说出了对不起,他表示自己后悔夺走那些人的生命。而不久后美国联邦第一巡回上诉法院推翻死刑判决,下令重新审判量刑。原因是萨纳耶夫不是主犯,是他刚刚一手策划了袭击案。

美国联邦第一巡回上诉法院推翻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凶手萨纳耶夫的死刑判决,下令重新审判量刑。受害者纷纷表示愤怒,称此举无异于再揭伤疤,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斥此举荒谬。裁决发表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他们把死刑判决送回下级法院,这样他们就能为此长久争论,这真荒谬。?当地时间2日早上,特朗普再次在社交网站发声,呼吁判处萨纳耶夫死刑。很少有人比波士顿爆炸案凶手萨纳耶夫更应该被判处死刑。法院认为,这是自9?11,恐怖袭击以来最严重的(美国)国内恐袭之一。然而,上诉法院驳回了死刑判决。太多人失去生命,家庭被毁。

如今,美国在波士顿官方每年都会举行纪念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活动,在一周年活动中,有美国时任副总统拜登到现场参加。巡回法官汤普森在182页的裁决书中表示,2015年的审判在选择陪审团时没有达到公正标准。法官并未充分审查陪审员是否可能有偏见,有一名陪审员隐瞒她之前在网批评凶手的事实。据萨纳耶夫的律师表示,在陪审团甄选过程中,有陪审员隐瞒她之前在网络发布有关批评嫌犯的事实。马萨诸塞州的联邦法院在日前推翻了死刑判决时,改判的理由也是负责此案的法院没有对陪审团成员进行细致的筛选,从而导致了一些陪审员带着偏见来看待这起案件。尽管撤销了死亡判决,但联邦法院表示焦哈尔?萨纳耶夫将被终身监禁,毫无疑问他将在监狱度过剩下余生。

波士顿马爆炸受害新婚夫妇 截肢后重拾运动热情

《恐袭波士顿》

《恐袭波士顿》是由美国狮门影业公司发行,由彼得·博格执导,马克·沃尔伯格、梅利莎·拜诺伊斯特、米歇尔·莫纳汉、凯文·贝肯联合主演的灾难片,该片于2017年11月17日在内地上映。这部**是以2013年4月15日震惊世界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为原型,虽然影片主角是波士顿当地警察汤姆(马克?沃尔伯格饰),但片中让观众们大呼过瘾的还是FBI寻找蛛丝马迹并追踪抓捕嫌犯的细节。其中FBI更是以“狂拽炫酷吊炸天”的形象登场,通过还原犯罪现场、证物和调取爆炸发生附近视频,并且在当地警察的帮助下迅速锁定两名嫌疑人。。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再起波折,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3年的波士顿马拉松,一对热爱跑步的新婚夫妻派翠克·道恩斯 (Patrick Downes) 和洁丝·肯斯基 (Jess Kensky),在终点线附近为跑者加油,当爆炸案发生之后,两人都不幸遭逢截肢的命运,在两年多的复健治疗之后,虽然装上义肢去运动过程中遭遇了不少挫折,但这对夫妇仍勇敢克服种种障碍,以无比坚定的意志重回马拉松的赛场上。

波马爆炸案受害者派翠克·道恩斯和洁丝·肯斯基在爆炸案后都遭遇到截肢的厄运,但是身体的残缺丝毫没有减损他们对于跑步运动的热爱,在2016波士顿马拉松的比赛上,道恩斯完成了伤后距离最长的一个比赛,以义肢完赛全马,而肯斯基则在终点线迎接他。在完赛之后,道恩斯将肯斯基推上赛道,两人一起通过了波士顿马拉松的终点线。

道恩斯在完赛2016波士顿马拉松之后,将妻子肯斯基推上赛道,两人一起通过了终点线。 ?JOHN TLUMACKI/GLOBE STAFF

2013年,新婚不久的两人当时住在美国麻州的剑桥,于波士顿马拉松的比赛日来到了现场,他们在终点线附近享受现场的气氛和欢呼声,并为跑者加油。就在此时,爆炸案发生了。两人送医后都失去了左小腿。

两人订婚时的照片。 ?Jess Kensky & Patrick Downes

去年1月,肯斯基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由于右小腿的伤势始终未能痊愈,她决定接受截肢手术。现在,距离她接受截肢手术已经有一年的时间,爆炸案也已经过去了33个月。32岁的道恩斯和34岁的肯斯基决定分别以义肢和手摇自行车参加2016年1月10日于佛州奥兰多举行的迪斯尼世界半程马拉松。 去年春天,道恩斯开始使用弯刀义肢跑步,在他看来,回到跑步的道路上有点两难:「我左腿装上义肢跑起来状况不错,这是我挑战自己的方法。」但是对于他的妻子来说,她却无法和他一起回到路上去跑步,这对于这对夫妻来说实在有点困扰。道恩斯说,「她比我更喜欢跑步,但是当两人在伤后回复的这条路上分处在不同位置时,一起去跑步变成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两人在爆炸案后同住医院接受治疗。 ?ALLANA TARANTO/ARS MAGNA STUDIO

大约在同一时间,肯斯基也在学习用义肢走路。6月份的时候,道恩斯参加了纽约中央公园的一场5英里的比赛,这项比赛由帮助身障者提供运动机会的非营利性组织阿基里斯国际基金会所主办,肯斯基也以走路的方式上场参赛。 但是肯斯基的状况却不好,秋天的时候,当她尝试开始重拾跑步时,出现了一些来自义肢的并发症,11月份,她接受了多次手术来解决这些问题。在今年初,她终于能站起来了。 「我本来想,这应该会跟我重新开始骑车一样简单,不过事实证明它不是,」肯斯基沮丧地说道。

肯斯基在第二次截肢后开始重拾跑步。 ?bostonobe

这对夫妇目前住在马里兰州的贝瑟斯达 (Bethesda) 海军基地,华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 (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 给她提供了可靠的医疗和复健服务。对于自己的现状,肯斯基依旧难以接受。「我应该能回复得更快,但我的行动感觉上还是很脆弱。之前我年轻、健康、美丽,但是现在却不断受伤瘀青,而且总觉得义肢好像哪里没有很贴合自己,这使我处处受限。」 考虑到他们所受到的种种遭遇,能够再度回到马拉松赛事上与其他数千位参赛者一同站在起跑线上,这实在是一个值得纪念的里程碑。 「能够再度被当成一个运动员来看待,而不是一个病人,这感觉真的非常好。」肯斯基说,「我当了太久的病人了。」 虽然很期待有一天能够再上场跑步,肯斯基说她也很享受把自己在不同的运动项目上,例如手摇自行车与游泳。她说,「我以前非常热爱跑步,这让我感觉非常自由而且平静。不过,因为身体的残缺,我所能做的运动项目就变得非常受限。我所能享受跑步的一切美好目前还不能在我新的身体上实现,但我不认为我永远无法有机会再享受它们。在手摇自行车和游泳上,我可以把身体所有外加的物件都拿掉,然后我又可以做回我自己。」 2016年1月10日的迪士尼半程马拉松赛是两人自爆炸案发生后所参加的最长距离比赛,道恩斯当时以弯刀义肢跑了半马,肯斯基则是参加了手摇自行车的比赛。接着,就是道恩斯回到波士顿马拉松的现场跑了全马。在爆炸案隔年,这对夫妻参加了波士顿马拉松的手摇自行车竞赛,后来,两人都是以手摇自行车参加马拉松赛。道恩斯表示,自己深知这并不容易,相较于赛场上的其他参赛者,道恩斯说,「他们所做的事情实在令我敬佩。手摇自行车竞赛这种运动需要令人难以置信的上肢力量以及健康的心血管,我觉得这跟跑步所耗费的体力一样多。」

两人在贝瑟斯达 (Bethesda) 海军基地接受医疗和做复健。 ?Boston College

道恩斯夫妇说,他们在华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遇到了一些人——来自「受伤战士与阿基里斯自由团队 (Wounded Warriors and the Achilles Freedom Team)」的朋友们给了他们很多激励和鼓舞。这个团队是一个为了受伤的退役军士们所设立的运动比赛训练团体。他们说,这些朋友为他们示范了在截肢之后,生活也可以过得非常积极正面。「他们所成就的事物真的大大敦促了我们,」道恩斯说,「没有他们的友谊、协助和指导,我想我们应该无法顺利踏出这一步。」 完成一场马拉松,并享受这个过程,对于道恩斯夫妇来说,是一个回归正常生活的一小步,显示他们的生活并未被爆炸案后续影响所吞没。肯斯基说,「我已经能面对爆炸案的那段历史,不过,那只是我们故事的一部分,但却早已不是焦点所在。」

两人在2015年波士顿马拉松赛连袂以手摇自行车参赛。 ?ELISE AMENDOLA/ASSOCIATED PRESS

道恩斯此次参加2016波士顿马拉松,同时也是为他的母校波士顿学院 (Boston College) 募款。他最终与同在2005年毕业的Tom Treacy一起为 Boston College Strong Scholarship 这项奖学金募得了33,600美元,比他们原来设定的目标25,000美元超出了34%。

Tom Treacy(左)与Patrick Downes(右)一同参加2016波士顿马拉松为母校募款。 ?Boston College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再起波折,现在的情况是怎样的?

引发大众舆论的是由于美国联邦法院撤销了对爆炸案凶手的死刑判决。

为什么说这个人之前又被执行死刑呢?我们来看一下他干了哪些混账事就知道了,乔卡察尔纳耶夫和他的哥哥在波士顿举办马拉松的时候,往人群里面安放了爆炸装置。由于当时还在进行比赛,直接炸死了三名观众,并导致了200多人运动员和观众的受伤,你说这种人是不是最大恶极一天吃饱了没事干往人群里面扔炸弹,并且当时是在比赛即将结束的时候,就意味着凶手完全是有预谋的进行炸弹事件。

像这种在马拉松这么大赛事时进行恐怖袭击的这种人,难道被抓到之后不应该进行死亡判决吗?难道他不应该为这三名被炸死的观众付出代价吗?而美国第一巡回上诉法院就撤销了其被判决5项死刑的罪名,并表示自己为了保持裁判的公正以及不让这些陪审员对凶手有偏见,所以专门进行了充分的筛选,我想说你是怎么进行筛选的,筛选那些对嫌疑人没有偏见的人进来,你真的是公正的法官吗?如今对嫌疑人本来已经定罪的三项罪名被推翻了,那么就相当于这三项罪名不成立,而此行也被取消了,那我想说法院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如直接放了他算了。

法院表示死刑判决虽然被撤销了,但是嫌疑人一辈子都不会离开监狱,就相当于终身监禁,可能这个对于嫌疑人来说是更加煎熬的,因为自己要在监狱度过漫漫的一生,没有奋斗的目标也没有光明,但是我想说这对于他可能来说是最大的惩罚,但是对于那些受难者家属来说,只有死亡才能缓解他们心头之恨。

联邦法院通过对嫌疑人的其他罪名定罪,让嫌疑人加了许多无期徒刑,而嫌疑人会因为这个原因被终身监禁,现在就看美国政府是否会对嫌疑人进行处决,来结束他的生命,我想说该结束就结束好吗?千万不要因为美国所倡导的什么人生自由权利就解除死刑,因为我觉得这是完全不合理的,所谓的一命长一命,既然你做出了这种事情,就应该拿命去抵债。

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的嫌犯庭审

现在的情况是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凶手将被撤销死刑的判决,但是会对其进行无期限的监禁。

那么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到底是什么事件呢?这就要追溯到2013年了,卡乔察尔纳耶夫和他的哥哥一起在波士顿马拉松比赛上放置了自制炸弹,结果炸弹引爆之后有三名公众当场被炸死,另外导致了200多名参赛人员受伤。可是美国第一巡回上诉法院就撤销了其5项被判处死刑的罪名,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就因为美国大部分人不支持死刑就能对这种凶手纵容吗?那那些被炸死的人该怎么办?此案的法官还表示自己为了防止存在浅见的偏见而充分筛选了陪审员,我想你是怎么进行筛选的筛选的,全部都是拒绝死刑的人吧。

法官表示察尔纳耶夫虽然被取消了死刑,但是他一辈子都会在监狱里面进行圈禁,虽然可能对察尔纳耶夫来说,这种判决方法更加折磨人,因为一辈子都在监狱里面活着,人生没有前途,没有光明,一辈子当个罪犯可能比死还难受,但是我想说的是偿命欠债还钱,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炸死了三名观众,难道他不应该为这三条命买单吗?虽然美国很多州不愿意法院对实施死刑,觉得这有违他们的自由权利,但是我想说那名被炸死的观众难道就没有权利吗?

现在法院的判决就是撤销了其死刑的判决,现在就看政府是否会通过处决来结束他的生命,反正我觉得该杀就杀这种人,留在社会上就是一个毒瘤,万一他被监禁在监狱里面,哪天被他跑了,在社会上又有更多的人会因此而遭殃,也不知道这种人到底是仇视社会还是仇视某一名运动员,居然干出这种事情,这种人说白了从小家庭教育就没教育好,被处死是必须的。

尔纳耶夫的律师还一直在为自己的雇主进行辩解,觉得真正的幕后主谋并不是自己的雇主,而是雇主的哥哥,认为他才是应该被判决的人,我想说你们兄弟俩谁都不是好人,谁都应该为此事而负责,毕竟是两个人一起放的炸弹,一起制作的炸弹,两个人都难辞其咎。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已落下帷幕,为何再起波折?

美国波士顿爆炸案嫌犯焦哈尔·萨纳耶夫2013年7月10日出庭受审,对当局提出的数十项指控拒不认罪,舆论哗然。 美国检方上月发布的声明指,19岁的焦哈尔被控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致人死亡、对公共场所实施爆炸致人死亡等严重罪名,多达17项罪名的最高量刑是死刑,其余罪名可被判无期徒刑等刑罚。

美国联邦陪审团起诉焦哈尔30项罪名,其中大部分和爆炸案有关。焦哈尔当天否认了这些罪名,包括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致人死亡的罪名。

起诉书中说,焦哈尔的哥哥、26岁的塔梅尔兰·萨纳耶夫与焦哈尔一道在波士顿市中心的两个地点放置了爆炸物。在追捕过程中,焦哈尔开车撞向警察,但却撞倒塔梅尔兰,直接导致了塔梅尔兰的死亡。焦哈尔被擒获。 波士顿市市长梅尼诺表示,他支持判处焦哈尔终身监禁。梅尼诺10日对波士顿当地媒体说,应该“永远将焦哈尔打入大牢,并扔掉牢门的钥匙”。

美国联邦检方正在考虑是否寻求判处焦哈尔死刑。而据美国媒体分析认为,焦哈尔是否适用死刑,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的意见。 2015年6月24日,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凶手焦哈尔·萨纳耶夫被正式宣判死刑。在法庭上被遇害者家属和幸存者当面痛斥后,焦哈尔首次说出“对不起”。

据当地媒体报道,焦哈尔当天穿着一件深色运动外套出现在法庭,没有打领带。在爆炸案遇难者家属和幸存者当面斥责他的“懦夫行径”、“令人恶心”时,焦哈尔很少抬头与之对视,表情凝重。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此前几乎从未在公开场合发声的焦哈尔当天竟然说出了“对不起”。“你们告诉了我,我所做的事情是如何让人难以忍受。如今我很后悔夺走了那些人的生命。”

焦哈尔音调有些颤抖地低声说道,我很后悔夺走这些生命,很抱歉给你们带来如此的痛苦以及我所造成的无法挽回的损失。“我祈祷你们能够释怀和康复。”焦哈尔说自己是穆斯林,所以向真主祈祷,保佑在爆炸案中逝去的人们,并愿真主宽恕他和他的兄弟及家庭。

因为法院最后的判法引起了人们的不满,这一次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再次起了波折,法院判凶手死刑判决被撤销。

这个事情发生在2013年,已经过去了7年之久当时爆炸案的凶手和他的哥哥一起在波士顿马拉松比赛即将结束的时候安置了炸弹,结果因此而死的观众就有三名,并导致了260多人因此而受伤,在2015年美国波士顿联邦法院对嫌疑犯进行了开庭审理,但是在当时法院就已经撤销了罪,嫌疑犯的5项判决处判的死刑,并且为了表示法官和罪犯并没有任何关系,还专门让法官没有充分的筛选陪审员,就是为了防止人们会以为这一次结果存在偏见。并且由三名法官所组成的小组对外表示,因为对嫌疑犯的三项罪名定罪被推翻了,尽管他没有被判处死刑,但是他以后的下半辈子都要在监狱里面度过。

法官还表示,虽然他决定撤销以5项罪名成立的死刑,但是他对于剩下的罪名施加了许多无期徒刑。可是我想说一个人的一辈子就那么长,加那么多无期徒刑有什么意思,还不是人死如灯灭,这个嫌疑犯只是最后继续要被监禁余生而已,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今政府是否会因为处决来结束他的生命,但是美国这个国家死刑本来就少见,除了那些真正最大恶极的人,必须处决之后,很多人都不会进行处决,甚至会有民众希望所有的州都能够取消死刑这一个项目,说这是对人类生命的尊重,我只想说一命还一命,那三名因此而死的人怎么办?

如今尽管法官已经撤销了死刑,但是嫌疑人的律师仍然辩解说自己的雇主没有得到公正的审判,他们说陪审团之前因为受了恐怖阴谋而影响,所以说在审判时所做出的决定是不公正的,并且律师还表示真正的凶手应该是雇主的哥哥而不是雇主,他哥哥才是这一次袭击的幕后策划者。

反正不管怎么说,调查是一定要调查的,最后的结果也一定要公正,但是我觉得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可能因为律师的巧舌如簧就将背负了人命的债就这么样轻易抹过,那这样对于受害者和受害者家属是极其不公平的,这样的话美国谁还愿意相信法律能够给予他们公正。

文章标签: # 波士顿 # 马拉松 # 爆炸案